股票股票配资

Discuz! Board 股票配资 在线配资 查看内容

在线配资

订阅

女子诉前夫投药致她身患多病及双腿残疾,这已是三年前的旧案了

2020-04-29| 来源:互联网| 查看: 317| 配资公司 : 0

摘要: 山东费县一女子控诉她的前夫偷偷给她注射糖皮质激素——地塞米松,并长期在她的水里、牛奶里投放地塞米松,......




















山东费县一女子控诉她的前夫偷偷给她注射糖皮质激素——地塞米松,并长期在她的水里、牛奶里投放地塞米松,致使她患上2刑糖尿病、皮肤皲裂,而且双腿股骨头坏死。她报案三年来,立案一直没有进展。
受害女子名叫张萌,吉林白山人,案发前是费县妇幼保健院一名妇产科医生;她的前夫名叫高瑞森,是费县梁邱卫生院一名儿科医生。
2019年7月中下旬,一篇《实名举报费县医生长期盗取医院大量药品,多次下毒谋杀妻子》的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。写这篇文章的人正是张萌,她当时化名为刘畅。当时,她的双腿股骨头还没坏死,只是出现了糖尿病、腋窝皮肤裂纹。
她在文章中说,她和高瑞森都是贵州黔南医专毕业的,两人于2015年领证,于2016年4月补办了婚礼。
2016年6月,在结婚2个月后,她觉得她喝的水和牛奶里有味道,当时还开玩笑地问丈夫是不是有问题,丈夫反问她“以为我会给你下毒么?”
到了10月份,一向股票 的她觉得身体不太舒服,“全身疼痛不说,手脚还不时抽搐,脸甚至都有些变大变形。”11月初,她打算去医院进行治疗,但她丈夫劝她不要去医院浪费钱,在家里输几天液就好了。不料5天以后,她的情况越来越严重,她开始出现“视物模糊、腿部抽筋等症状,同时伴有多饮多尿、体重剧增,在短短20天时间,体重竟然增加了10多斤,腿部、腹部皮肤也出现大量裂纹”,让她从一个面貌清秀、身材匀称的中国股市 ,变成了一个“满月脸、水牛背”的丑中国股市 。
11月24日,她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了费县人民医院检查,发现她的血糖已经达到18.5mmlo/L,是正常人的三倍,医生怀疑她近期用过大量的激素药,她否认了,站在一旁的丈夫也没有作声,因此医生怀疑她患了“库欣病”(一种消耗性疾病)。
后来她又去临沂市医院、济南市医院、齐鲁医院检查,排除了库欣病,最终确诊她是Ⅱ型糖尿病。经过治疗半年后,她的身体及血糖逐渐恢复正常了。
到了2017年9月2日,她和丈夫因家庭琐事争吵了,丈夫突然要跟她离婚,此后两人分居。后来她的母亲在家里整理东西发现了大量药品,其中包括7支地塞米松。水和牛奶异味、突然患病……她怀疑高瑞森想谋杀她。
张萌说她在发现地塞米松后,立马就去钟罗山PCS报了案,可因证据不足没有立案。此后,她开始奔波于信访办、卫健局、GA局等单位。
2018年4月份,费县卫健局启动调查,查明高瑞森于2016年6月份前后分8次共购买了81支地塞米松(张萌称是91支),并且未经护士长同意,违规拿取甘露醇、阿莫西林注射液、氨溴素注射液、利巴韦林等价值400余元的药品,最终对高瑞森作出停职7天、罚款500元的处罚决定;对于其投放地塞米松一事未予证实。
到了2019年6月,此事被山东省《问政》节目通报,费县GA局启动调查。6月18日,高瑞森被传唤审讯,但仍然没有结果。
于是7月份,她就在网上发表了这篇《实名举报费县医生长期盗取医院大量药品,多次下毒谋杀妻子》的文章。
其次,张萌感冒是在齐鲁医院看病回来以后(2017年1月)发生的,而非她所说的2016年11月。
2016年10月,张萌因为腰腿疼痛去费县人民医院检查,经CT检查诊断为“腰椎间盘突出症”。当天就在她常去的诊所输液治疗,输的药品有甘露醇、地塞米松、丹参注射液。从次日起,连续4天由高瑞森在家里为她输液治疗,4天共用药品:4瓶甘露醇、5支地塞米松、8支丹参注射液。
11月,张萌再次去中医院作MRI检查,发现腰椎压迫神经,于是输了2天甲钴胺营养神经,药品一部分由他开处方购买,一部分使用的是科室剩余药品。
但据费县卫健局调查显示,高瑞森从科室拿取的是甘露醇、阿莫西林注射液、氨溴素注射液、利巴韦林等药品,不知有没有甲钴胺。
第五,张萌从齐鲁医院回来后才出现感冒的,高瑞森在家为她输了十几天液,输的是感冒药和消炎药,期间因张萌发烧,输了6支地塞米松退烧。
高瑞森承认,他前后分8次共购买了91支地塞米松,除两次为张萌输入的11支外,绝大部分分多次给他二姐的孩子外用擦过敏性皮肤病了,剩余7支在家里备用。
4月16日,费县卫健委政法监督科科长赵恒国告诉澎湃股票论坛 ,卫健委最初介入调查时,高瑞森一直否认对张萌注射地塞米松,称一支也没有打过,“只是外用”。在卫健委调查期间,高瑞森对于地塞米松的去向始终含糊其辞,他说为给外甥治疗皮肤病曾外用地塞米松,但数量一直没用明确,“他一会说10支,一会说30支,一会又说50支,最后确定无效才停止用药。”费县卫健委通过论证认为,如果外用地塞米松对其外甥的皮肤病无效,不可能要用到30支或50支才得以确认,“用了10支的说法相对比较客观,但即便是这样,其余的地塞米松去向仍无法明确,为保障双方的合法权益,我们当时建议张萌走司法途径维权。”
第十,他与张萌起诉离婚后,张萌要求他赔偿10万元,法院要求作伤情鉴定,张萌在鉴定后撤诉,此后为索赔偿,便四处控告和诽谤他。
张萌说她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,经常感到腿疼,到9月初时已因无法行走而坐上轮椅,9月4日确诊为双侧股骨头无菌性坏死,目前已被评定为肢体三级残疾。而且她在2020年4月13日被临沂市医院诊断为“重度抑郁症”。
从张萌的所有症状看,她都符合长期大剂量摄入长效激素地塞米松副作用的典型表现,因此导致皮质醇增多、糖尿病和双侧股骨头无菌性坏死。
高瑞森说他们离婚是因为张萌的脾气暴躁,而导致她脾气暴躁的原因则是她患有多囊卵巢不能生育;张萌之所以到处告他则是因为向他索赔10万元不成。
但现在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为什么离婚,怎么抑郁的,而是张萌双腿的股骨头是如何坏死的,以及她之前的“满月脸、水牛背”等激素副作用的典型症状是如何来的。
高瑞森为什么要购买91支地塞米松?这些地塞米松又他被用到了何处?即便是多次为他外甥擦皮肤,也不可能擦掉74支吧?何况地塞米松外用的副作用同样很大。
分享至 : QQ空间

10 人股票网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股票网

邀请

上一篇:暂无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配资公司

社区活动
她身价过亿却依然成为小三:为何有些中国股市 ,偏偏喜欢已婚男?

大米是咱们的主食之一,由于大米做饭更方便,所以流传的比较广,【....】

654人往期回顾
配资公司 本站/服务条款/在线配资 /法律咨询/求职招聘/公益事业/客服中心
Copyright ◎2015-2020 兴隆炒股配资 港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兴隆炒股配资 港 X1.0